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职场文档 >
玩声音、粉声音 这个圈子悄然“声”长 配音圈为谁而和
发布日期:2021-11-21 05:42   来源:未知   阅读:

  是圈里常见的一种玩法。类似“对戏”,几个CV在线上用一段剧本分角色对台词。

  “声控一枚,想加入配音圈,求大佬指教”22岁的刘小溪3月11日发布了这条状态。有个CV(Character Voice)回复她,可以先加入一些配音社团,找业内的“CV大大”帮忙带一带,或者试试在线“pia戏”,“不要面子就对了”。

  “配音社团不好考,有点严格”,所以刘小溪决定先从“pia戏”入手。没门槛,下载一个配音类的App就能玩。小试牛刀,APP上的圈中人听了后,开始对刘小溪“安利”各种玩配音的群组、社团,以及自己喜欢的CV大大。

  声控党存在已久,配音圈也不是新概念。随着互联网时代多元爱好的兴起和小众文化交流互动渠道的日益丰富,配音逐渐从职业范畴衍生出新的枝节,有了庞大的圈子与玩家。日趋庞大的配音圈,究竟怎么个玩法?

  “我其实之前有联系过一个招募CV的配音社团,他们需要声鉴,问我是萝莉音、女王音、御姐音、大妈音还是玻璃嗓”刘小溪说,当时看到微信上发来的这串名词时,自己“缓缓打出了一个问号”。但后来自己接触了一些CV,知道了有些社团因为配音角色需求的原因,会对音色进行“声鉴”。常见的类型还包括公子音、霸道总裁音等等。

  在声控党和CV们最常聚集的根据地之一荔枝app上,有个专门进行“声鉴”的功能。刘小溪尝试了一下,自己被鉴定为“清晨少女音”。但在她看来这还不够专业,“有许多专门的声鉴师,不过通常要收费”。

  大学毕业半年的成都女生刘小溪之所以想要入圈“玩配音”,其实是因为爱看小说,进而迷上了“不用看,只用听”的有声小说和广播剧。《全职高手》是她最喜欢的有声作品,她也连带着喜欢上了主播刺儿的声音。

  但是,入圈首先得打破语言壁垒。这一点,尚未正式入圈的刘小溪一直在做功课。

  比如“pia戏”就是圈里的常用语,也是圈里常见的一种玩法。类似“对戏”,几个CV在线上用一段剧本分角色对台词。有时候“pia戏”是纯玩,也有时候会被用于做广播剧的素材。

  还有“伪音”,也算是圈内用语:许多配音玩家会变换不同声线,在不同角色中切换,甚至可以男变女,女变男。

  在整个配音圈子里,有职业的影视配音演员;有广告、纪录片等专业配音员,他们通常属于“商配”。而网络新兴的配音爱好者们则大多活跃在各类配音社团、爱好联盟等群体中。他们会去为网文小说配广播剧、有声书,或为喜欢的动漫、混剪视频配音,将作品发布在B站、喜马拉雅、猫耳,或者荔枝等平台或者个人空间,属于“网配”或“玩家”。

  比刘小溪幸运的是,正在成都读大三的安桶泥已经算是个圈中人,虽然他谦虚地自称“小菜鸡”。

  “入圈”对他而言其实并不费事。上大学起开始对配音感兴趣,于是加入了学校的配音社团,因而顺理成章地跟“同好”们一起玩起了配音。“我们拥有一个一千多人的配音联盟大群,原本是各地高校的配音社团联盟,后来演变成同好们的大群,在不在高校、社团无所谓了”。

  据安桶泥所知,几乎所有高校都会有自己的配音社团,很多配音爱好者们毕业了之后,会创立在线社团继续跟“同好”们玩配音,还有些甚至成立了工作室,接一些商配的合作。

  许多圈中人会将自己的生活切分成“二次元”的生活和“三次元”的生活。就像很多CV主播会在作品更新前告诉听友:“我最近三次元的事情非常多,更新进度会比较慢,感谢大家不离不弃啦。”

  三次元的世界在线下,二次元的世界在线上。安桶泥的“同好”们,大多来自二次元世界。他们纷纷有各自在二次元的“圈名”,比如千醉、陌离、泽言,再比如尚未入圈的刘小溪已经给自己取好了圈名,“花瑟”。

  虽说是“玩”,但“玩法”也不是那么简单。就拿安桶泥来说,除平日发声练气等专业练习外,他主要用两种方式“玩配音”。一是跟小伙伴们在线上“pia戏”,还有一种是跟同好们一起合作广播剧、视频配音等作品。

  圈子里其实并不全是CV,还包含了导演、策划、后期、编剧等等“士大夫”,也就是Staff。

  安桶泥所在的群里,经常会有策划小伙伴丢出剧本张罗团队,有的剧本是原创,也有些是网文作者授权后的改编,然后感兴趣的CV会分饰不同角色,各自进行录制。

  “我配过广播剧,但大家不是集中录制,而是在线下配自己的角色。”安桶泥说,这和线上“pia戏”不一样,“pia戏”是你来我往的,而自己录制的时候,没有对手戏演员,只有自己脑补情节和场景,然后完成自己部分的台词。

  但没关系,整条链条中,还有“万能”的后期。后期将各角色的“干音”进行声音处理,并进行场景搭建,配上合适的音乐和动效配乐等合成完整的剧作,作品就出炉了,被发布在各大音频平台或声控社交平台了。

  声卡、话筒、耳机 四位数也可,六位数也可

  “其实玩配音的成本不高,我买了一套声卡、话筒加上监听耳机,一共大约3000元,但如果只是玩玩,其实还可以更便宜。”安桶泥说。

  就像是在唱吧,或者K歌之王App上玩录歌,有的人会斥巨资买设备在家做一个小型录音室,也有的人只是在手机上对着话筒唱一唱,并无消费门槛。

  但通常,要在圈子里玩社团,配广播剧或视频,还是需要购买尽可能齐全的设备。成都女孩核桃(圈名)也是个声控党,但她并不亲身配音,而是在学习为广播剧做后期。即便如此,她还是攒钱购置了声卡、话筒、耳机、吸音棉等设备,并且今年花了3000元在网上报了个广播剧后期的培训班。

  “非职业的,就是为了玩”,核桃说,自己正在读大二,闲暇时间还算多。许多配音爱好者也会去报班学发声,或者找圈内的大咖收徒带自己,“主要是发声方式和感情表达的训练,学了以后确实声音听起来会很不一样。”

  事实上,虽然配音玩家们大多在“为爱发电”,但圈子里也并不缺乏因声音圈粉而成为“头部CV”的网红。在流量可以变现的年代,许多音频平台和声音社交类平台也在打造自己的网红CV。他们会圈粉、直播、会跟粉丝互动、用声音“发糖”,也会在一些线下的漫展或见面会与粉丝近距离交流。

  “会有些玩家走这个路线”,安桶泥说,但自己想走职业配音路线。所以他虽有作品发在B站或猫耳APP,但并未在音频平台建立个人主页,刻意去做粉丝运营。“因为职业配音和网配从专业上和实现路径上都截然不同。”

  互联网时代多元文化兴起,配音从极小众逐渐升级拥有了庞大的玩家群体,也让这个行业收获了不小的关注度。其中,不得不提一个业内大咖,他就是《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配音导演、片中李靖的配音者陈浩。最近,热播综艺《声临其境》第三季火了,陈浩也参加了,又圈了一波粉。

  “跟以前不一样,现在配音除了是一种职业,同时也逐渐成为了具有娱乐社交属性的一种共同语言。”陈浩说,就像玩K歌,但是若想从玩跨到职业范畴,“一来道路不易,二来许多人存在一些对技巧的盲目以及努力方向上的误区。”

  陈浩:首先第一类是影视剧、动漫动画等商业作品的配音,主要由职业配音演员来演绎。第二类是纪录片、广告片等作品的商业配音。还有一类是互联网上新兴的网络配音,但我目前跟这个圈子接触还不多。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许多配音爱好者也希望走上专业配音演员的道路,应该怎么走?

  陈浩:职业配音演员重点在于“演员”两个字,更侧重于表演、对角色的生动演绎。实际上,配音演员的行业是很饱和的,好的声音不稀缺。如果想走表演类配音路线,那么重心就不能放到声音好听的训练上;如果是做广告专题、纪录片等配音则必须着重于声音好听的训练。如果是以娱乐为主,那么追求自己喜欢就好。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在配音秀app上,《哪吒》的经典片段被数十万配音爱好者翻配。你是否也明显感觉到配音不论从爱好者、关注者还是从业者来讲,群体都空前庞大了?

  陈浩:确实。就我而言,粉丝确实变多了,尤其《哪吒》上映之后。也有小朋友看了《哪吒》直接找到我说想成为配音演员。另一方面,现在互联网娱乐方式多元,许多人把配音作为娱乐或游戏的一种,这也是发展的大势所趋。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许多配音玩家、爱好者会找大咖学习,也会以跟业内大咖“pia戏”为荣,你会跟他们有互动吗?

  陈浩:其实我一直有在开线上课程,但接下来还会开线下的面对面课程,课程中还会跟学员对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目前声控粉群体越来越大,你会跟粉丝或配音爱好者互动吗?

  陈浩:哈哈,会的。所以我也开了抖音,叫“海绵宝宝配音员陈浩”,也会在留言里跟粉丝互动,之后还会开直播,这也是顺应趋势和潮流。